远程教育混合式学习模式分析

发布时间:2019-09-19 02:27:16   来源:策划书    点击:   
字号:

远程教育混合式学习模式分析

远程教育混合式学习模式分析 摘要:采用半结构式访谈和非结构式观察两种质性研究 方法,以国家开放大学南海实验学院为个案,基于辅导教师 的维度,调研混合式学习在国开的实施现状。国开目前的混 合式学习存在的问题包括网上教学有形式而无实质和传统 的教学模式仍然占据主流等。辅导教师应当转变教学理念, 接受在线辅导技能培训和参与建设网络课程资源,以提高远 程学习者的学习效果。

关键词:国开远程教育;混合式学习;辅导教师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和电脑的普 及,传统的“以教师为中心”和“以教室为中心”的学习模 式正在悄然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教育、培训机构借助互联 网推送学习资源和组织学习活动。网上学习对远程教育而言 尤其重要,它解决了远程学习者由于工学矛盾而不能经常到 校学习的问题,但也给学习者带来了孤单无助、学习时间难 管理和学习动力不足的负面影响。目前国际教育界的共识是, 只有将传统学习方式的优势和E-Learning(即数字化或网络 化学习)的优势结合起来,使二者优势互补,才能获得最佳 的学习效果[1]。这种新型学习模式其实就属于混合式学 习(blendedlearning)[1]。自2000年以来,国内外对混合 式学习的研究与实践日益深入。在谷歌学术搜索上和百度学 术搜索上都能搜到大量的与“混合式学习”相关的文献。研 究者们从不同的混合式学习模式、混合式学习与学生满意度及学习效果、信息技术应用教学、学习社区与自主学习策略、 混合式学习与MOOC等方面对“混合式学习”进行了各种理论 与实践层面的深入论述。然而,这些文献的研究环境多为全 日制高等学校或企业培训机构,研究内容多为混合式学习模 式的提炼和构建,以及如何基于虚拟学习环境对某一门具体 课程进行混合式教学设计等。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专门以开 放大学/电大作为研究环境探讨混合式学习的论文,在这些 研究当中,少数研究者从“应然”层面结合远程开放教育设 计与提炼混合式教学/学习模式,多数研究者则从实践角度 对其开展的混合式课程教学改革进行反思与总结。专门着眼 于我国开放大学远程教育,立足于“实然”层面调研混合式 学习模式的实施现状,探讨如何利用该学习模式提高远程学 习者的学习效果却尚未查到有深入研究的论文。鉴于此,我 们以国家开放大学南海实验学院(以下简称“国开南海”)为 个案,调研混合式学习模式在国开的实施现状。此研究分两 个阶段进行,本文所呈现的是第一个阶段(基于辅导教师维 度)的研究成果。

一、研究过程 本研究主要采用了质性研究的方法,在自然情境之中, 通过访谈和观察等途径收集研究数据。

(一)半结构式访谈 访谈对象为国开南海远程开放教育的专任辅导教师。截 至2016年7月,南海实验学院的专任教师共96人。为了使样本尽可能具有代表性和达到数据收集的饱和状态,笔者主要 根据年龄、教龄和性别三个标准挑选了20名担任过远程教育 辅导工作的教师作为访谈对象。这20名访谈对象的年龄结构 分布为:30岁及以下年龄段和51岁及以上年龄段各1人;31岁 至40岁年龄段和41岁至50岁年龄段各9人。教龄结构分布为: 教龄5―10年的6人;教龄11―20年和21年及以上的各为7人。

性别结构为:女教师9人,男教师11人。基于研究问题设计的 三个开放性访谈问题为:针对每一个访谈对象的访谈时间约 为40分钟,访谈数据转录成电子文档,使用Nvivo软件进行 了编码分析并导出了分析结果。

(二)非结构式观察 2015年春季和秋季学期,笔者对这20名教师的面授课堂 进行了随堂观察,期初和期末每名教师各观察一次。在对面 授课堂进行观察时,笔者先向师生亮明了自己作为研究人员 的身份,并在课堂上跟学习者进行了一些交谈。观察的重点 在于:教师如何组织与管理课堂?如何安排面授与网上教学 的内容?关于网上教学的观察,笔者获准进入这20名教师在 电大在线教学平台和国开Moodle平台上所任教课程的课程 空间,观察网络课程资源的建设,师生实时与非实时互动, 形考作业布置与批阅等情况。

二、研究结果与分析 访谈对象所担任的课程包括5门公共课和15门专业课, 在这20门开放教育课程当中,教学手段都涉及面授与网上教学,面授辅导为主,主要由教师系统讲解知识点;网上教学 为辅,主要由学习者下载学习教师上传的教学资料,参加教 师主导的文本形式的实时与非实时讨论以及完成网上形考 作业。在教学组织方面遵循传统的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 法。

(一)面授旨在系统讲解知识点 首先,面授安排的频率较高:本科课程每2周一次面授 (一门课程约面授21学时),专科课程每周一次面授(一门课 程约面授54学时)。其次,面授的形式主要是教师借助word 或PPT讲授,授课内容覆盖各章节的主要知识点,一次面授 往往需涵盖2―3章的内容,教师在课堂上努力扮演着“传道 者、授业者”的角色;学习者听课,在书本上画记重点,努 力完成对知识点的接受。这种面授辅导模式具有典型的传统 教学模式的弊端:教师为主宰课堂教学的中心,学生处于“被 填灌式”的学习状态[2]。在问及“面授教学与网上教学 相比,哪个教学效果更好”时,有13位访谈对象认为“面授 教学更好”,只有4位访谈对象认为“网上教学更好”,其 余3位访谈对象则认为“难说”。持“面授教学更好”观点 的访谈对象提得最多的理由是“方便师生互动、更容易讲清 楚知识点或操作要领、师生更习惯于面授”;持“网上教学 更好”观点的访谈对象年龄全部在40岁以下,支持的理由基 本是“不受时空限制、学习时间更灵活、便于成人学习”;
持“难说”观点的访谈对象则认为“何种教学效果更好取决于课程的性质与学员自身的情况”。

(二)网上教学处于辅助地位 根据笔者对20位访谈对象的访谈和对其网上教学空间 的观察,他们开展的网上教学局限于上传教学资料(主要是 面授时所用的课件和期末复习资料),组织实时与非实时论 坛讨论以及在形考平台批阅作业。“我从来没重视过网上教 学。不过是按学校要求上传课件资源和到论坛发帖,应付而 已。”(女,41―50岁)“现在我们是将面授作为主要的传输 知识的渠道,而网上教学似乎是配菜,是辅助手段。学生上 网学习一下,对巩固面授所学知识当然有好处;不上网学习, 自己看教材自学,效果可能也差不多。”(男,41―50岁)网 上教学的途径除了旧的电大在线教学平台、新的国开Moodle 平台,访谈对象还在平台之外使用了QQ、E-mail、电话、微 信、视频会议、微博等,其中电大在线教学平台由于学校规 定必须用来上传教学资料和组织课程论坛讨论而居利用率 第一位,国开Moodle平台则由于正处于建设、试运行阶段而 致利用率偏低[3]。辅导教师如此评价学习者参与课程论 坛讨论的情况:只有3位访谈对象认为师生都认真地进行了 讨论,发帖也有一定的价值;而有13位访谈对象认为师生都 是“敷衍、应付式”,或者“个别学生能够提出一些有价值 的观点,大多数学生都是应付了事,直接从百度复制粘贴”, 之所以如此,在于:“现有的网上教学只是将书上的东西搬 到了网上,形式而已,没有意义,学生是否参与网上学习并不影响其通过课程考核。”(男,31―40岁) (三)教学法的转变是网上教学最大的困难 在问及“网上教学是否存在困难”时,明确表示自己存 在使用教学软件/教育技术困难的访谈对象有7人(其中5人 处于41岁及以上年龄段),其余13人则表示“不存在技术困 难”或者“技术不会构成大的困难”。但访谈对象都不同程 度地提到了网上教学存在或者可能存在的一些其他困难,其 中提得最多的困难是教学法的转变问题,其次是网上学习资 源的建设问题,还有对“师生比失调,网上实时讨论时一个 教师难以应付众多学生”的担心等[4]。

三、研究讨论与建议 (一)国开目前的混合式学习存在的问题 1.网上教学有形式而无实质在国开南海目前的远程教 育实践中,虽然辅导教师的教学手段都涉及面授与网上教学, 但网上教学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虽然学校有网上教学的 要求,但辅导教师所理解的网上教学只不过是“在教学平台 上传其面授时所用教学资料,在课程论坛提出问题让学生回 答,在形考平台批阅学生作业”。Ellis,Steed和Applebee [3]曾将网上学习资源分为交互性的和信息性的,前者包 括取自现实生活的案例讨论、评估性的小测试、实时与非实 时讨论等;后者包括以各种格式(WORD,HTML,PDF,PPT, 视频和音频等)上传的授课资料回顾、补充学习资料、图片 或音像数据库链接等。从前面的研究分析来看,国开南海目前的网上教学交互性很弱,信息性也一般。辅导教师将课程 论坛讨论理解为“上去扔一个问题,等着学习者回答”,结 果就是学习者互相复制粘贴答案,完成任务了事,这样的课 程论坛讨论是没有互动的;辅导教师上传的教学资料往往与 学习者手中的教材内容重复,没有提供更多或设计得更科学 的信息,结果就是学习者认为没有必要那么麻烦地上网去看 电子版的教材[5]。国开南海“以面授辅导为核心的混合 式学习模式”事实上让网上教学陷入了有形式而无实质的局 面,而且这个局面在整个国开其实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因为 根据国开目前的体制,直接为学习者提供面授和网上导学的 辅导教师并无权限在网上学习平台设计教学活动,课程的开 发和教学资源建设由国开总部的主持教师(负责一门课程的 管理)和主讲教师(在网上学习平台以视频、音频等形式对课 程知识点进行讲授)完成。如此的教师分工体制造成的结果 就是:网络课程资源建好了摆在平台上,但辅导教师在一线 教学/导学过程中并不经常使用它;面授课堂正好符合传统 教学的需要,于是辅导教师自然将其工作重心放在了这个舞 台[6]。2.传统的教学模式仍然占据主流在课题调研过程 中,笔者发现,辅导教师们大量采用传统的教学模式,他们 既是面授课堂的中心也是网上空间的主角―――面授以教 师讲授知识点为主,辅以一些配套性的习题讲练;网上以教 师上传课件、讲义、复习资料和在论坛向学生提问为主,辅 以形考平台批改作业。无论是面授还是网上,学习者都未能发挥其“作为学习过程主体的主动性、积极性与创造性”。

虽然他们是成人学习者、远程学习者,但在教师的心目中, 他们仍然是传统意义上的学生,仍然处于被动的知识“接受 者”的地位,最好的教学状态仍然是“学习者都来参与面授 课堂,教师讲完了教学大纲所规定的内容”。

(二)混合式学习如何在国开更有效地推行 1.辅导教师更新教学理念是前提Prosser和Trigwell [5]分析了教学的六种观点,包括:(1)教学是将教学大纲 上的概念传输给学生;(2)教学是将教师的知识传输给学 生;(3)教学是帮助学生获得教学大纲上的概念;(4)教学是 帮助学生获得教师的知识;(5)教学是帮助学生形成自己的 概念;(6)教学是帮助学生改变自己的概念。在这六种观点中, 从第四种过渡到第五种是一个质的改变,因为它意味着教学 的中心从教师转移到了学生。国开的辅导教师应当摒弃传统 的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理念,遵循以“学习者为中心” 的建构主义学习理论[6],无论是在面授课堂还是网上学 习空间,都应根据课程的特点科学设计一些合作学习或探究 式学习活动,引导和组织学习者以“学习主体”的身份完成 各项学习任务,促进学习者对科学概念的理解和知识的建构。

2.辅导教师接受针对性的培训是保障Salmon[7]指出,没 有哪一个虚拟学习环境本身就足够带来成功的数字化学习;
它要达到良好的教学效果必须有人为因素的支持和干预,必 须有受过专门培训的辅导教师进行科学的教学设计和主持网上教学。显然,国开的辅导教师必须接受针对性的培训才 能保障混合式学习模式在国开的有效推行。国开的“教师发 展中心”必须对辅导教师进行专门的教学法、信息技术和在 线辅导技能的培训,通过理论与实操相结合的方式,帮助辅 导教师掌握以“学习者为中心”组织面授课堂和进行网上导 学、基于一些常用的教学软件制作视频和音频资源以及开发 和建设网络课程的技巧和策略[7]。3.辅导教师参与网络 课程建设是关键要改变平台上的网络课程资源与一线教学 的学情不适应的情况,吸引辅导教师到学习平台组织学习活 动,向网上学习要效率,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授予一线教 学的辅导教师以建设课程资源、设计教学活动的权限。事实 上这两年国开外语教学部《媒体辅助英语教学》在全国电大 系统组建课程团队建设网络课程的做法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该门课程不设主讲教师,其课程团队由国开总部的主持教师 和分部辅导教师组成,三名教师一组,负责一个模块的建设, 这些参与课程建设的辅导教师在之后的课程运行当中继续 承担课程“辅学”的学术型辅导教师角色,没有参与课程建 设的辅导教师则承担行政型(类似督学)辅导教师角色。由于 课程设计理念较先进,学习资源较丰富,学习活动能有效引 导学习者自主学习且辅导教师团队的辅学服务到位,该课程 在试运行阶段就已经获得了远程学习者的好评,是一个值得 在全国电大系统推广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