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教育学习中心建设分析_

发布时间:2019-09-19 00:43:17   来源:党团总结    点击:   
字号:

远程教育学习中心建设分析

远程教育学习中心建设分析 一、学习中心的分类 近十多年我国远程教育发展迅速,各试点院校纷纷在全 国大部分省市以自建、共建等形式建立了约9000多个学习中 心或教学站点,总体而言,各类学习中心依托建设单位不一、 管理体制多样。在教育部2002年颁布的正式文件中,依据成 立和运行方式的不同,将学习中心分为自建自用、共建共享、 社会化公共服务(依托第三方网络公共服务体系)三种类型。

除以上分类外,实践中常根据依托建设单位不同,将学习中 心分为三大类,一类是广播电视大学系统所属学习中心(站 点),二类是67所远程教育试点普通高校下设学习中心,三 类是其他办学机构和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奥鹏远程教育 中心、弘成教育和知金教育三家公司参与建设[3])下设的 学习中心。目前我国的远程教育市场已经形成以上类型教育 机构及其下属学习中心三分天下的局面。

二、学习中心管理模式 (一)开放大学学习中心管理体制从宏观教育系统来看, 一校制是全国范围只设立一所开放大学的管理模式,包括荷 兰、日本、韩国、泰国在内的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有代表性 的是英国开放大学。英国开放大学1969年创立,目前共设有 13个区域学习中心和下辖的260多个分布于各地的学习中心。

总部提供13个区域学习中心的经费并直接负责区域学习中 心负责人的聘用和任命。英国开放大学的学习中心定位为教学实施单位,负责直接联系学生和辅导教师,没有太多自治 权[4]。另一种管理模式是在一国范围内设立多所开放大 学,即多校制。近年来随着中国地方开放大学的揭牌,我国 也由一校制步入多校制国家行列。印度是比较有代表性多校 制国家,英迪拉•甘地国立开放大学属于印度的国家级开放 大学,另有各邦成立的开放大学15所,两者共同构成印度的 开放大学体系。英迪拉•甘地国立开放大学于1985年成立, 其教学体系分为总部、地区中心和学习中心三个层次。国立 开放大学总部负责设计和开发各类课程,并主要向各地学习 中心提供教学设施。地区中心的工作人员是国立大学的固定 员工,要负责选定学习中心,招收职员和教师,管理和监控 本地区学习中心的教学运行和财务收支[5]。世界各国开 放大学的管理模式是由各国国情和历史发展决定的。例如印 度原是英属殖民地国家,有学者研究后认为,英迪拉•甘地 国立开放大学在创立之初也是依照英国开放大学的模式建 立。我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地区发展不平衡,像英国开 放大学直接由总部负责分部人财物配置和管理的方式是否 适合,也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因此,在这一问题上我们 可以参考和借鉴他国的管理模式,但并不提倡简单地照搬使 用。合理的层级划分和学习中心数量设定是一个需要深入研 究的问题,管理层级太多(四层),总部对基层学习中心的管 理效率降低,信息传达的失误率提高。另一方面,管理层级 划分少(二层),又会使直接管理的学习中心数额巨大,增加管理难度与成本。由此,笔者认为原则上应以总部对学习中 心的三级管理模式为主,兼顾设立第四层级学习中心。国家 开放大学直属学习中心(二层)的建设,应更注重前瞻性和引 领性,质量为重,数量不宜过多。(二)学习中心与上级机构 的职责划分1.普通高校网络学院的学习中心获准开展远程 教育试点的67所普通高校中,只有少数高校设立了自建自管 的学习中心,绝大多数都是与各地教育机构以合作办学形式 共建。这些学习中心都只能作为远程学习支持服务机构,而 不是独立的办学实体,学习中心的职责主要是:招收远程教 育学生,组织和发放教学资源、课程和教育管理,学习支持 服务等。在2002年教育部办公厅正式颁布教高厅1号文中, 明确提出学习中心建设和管理的若干原则意见,是最早、最 权威的关于学习中心职责的相关规定。但该文件规定的是高 校及下属学习中心之间的二级管理体制下的若干问题,管理 层级较少、职责分工明确,因此较适用于参与远程教育试点 的普遍高校对下属学习中心的管理,本文不再详细论述。2. 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学习中心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的建立是国家政策的产物,公共服务体系与远程教育试点高 校之间是一种合作关系,完成委托方的委托任务,没有上下 级的管理。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下设的学习中心主要职责 是在高校授权范围内为学员提供教学支持、配送教学资源、 提供日常管理与服务,不能就学员成绩和毕业资格等环节上 进行管理。学习中心的权利是比较弱化的,职责较轻,且具有一定的依附性。3.国家开放大学(中央电大)的学习中心 从中央电大到省级电大、到地市分校、再到县级工作站或教 学点,多年来采取分级办学、分级管理的管理方式。各级电 大或教学点有自己的办学设备设施场所和师资力量,行政上 接收当地教育部分管理,业务上受上级电大指导,在地区范 围内独立开展招生、教学和考试管理及学习支持服务等方面 工作。由此可见,广播电视大学系统的运作和其他试点普通 高校有明显的不同,以上现实基础决定了国家开放大学的学 习中心的管理有其自身的复杂性和特殊性。以任为民、余善 云为代表的学者,对于国家开放大学体系中总部、分部、学 院和学习中心相关职责的分工,提出了理论构想,基本划分 为三个管理层级进行论述(将分部及学院合并为一层级研 究)。中国的广播电视大学是一个遍布全国的远程教育教学 系统,各类教学及相关管理工作是通过各级电大分工协调、 共同完成的。因此只有理顺各级机构的体制机制、职责划分 等问题,才能明确其基层组织―――学习中心的职责,也只 有这样才能有的放矢地开展国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建设。在 现有学术文献和各类管理文件中,相关国家开放大学和各分 部、学院在学习中心具体管理模式、职责分工、学习中心各 个具体管理环节上的研究多是理论构想,尚缺乏实践的检验 和深入的分析,以上这些问题都可以作为今后相关研究的方 向和关注点。在具体的管理实践中,可研究各级学习中心的 分类管理办法,规定地方学院和学习中心的职责分工,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

三、学习中心建设研究 (一)国开系统学习中心建设路径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是 由44所省级电大,5个直属学习中心,930所地市级分校或工 作站以及22237个教学点组成的巨型大学。虽然国家开放大 学是在广播电视大学体系上建立的,但多数学者认为,不能 将国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等同于目前各地电大教学站点。国 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的设立路径有:一是以省级电大为基础 设立学习中心;二是以地市级电大为基础设立学习中心;三 是以准入和退出机制为基础建设学习中心,达到建设标准的 教学点挂牌为国家开放大学某学习中心,在条件不合格时摘 牌。从现有研究看来,学者认为以第一及第二种路径建设国 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的优点有:1.电大系统多年办学基础能 加快国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建设。2.减少重复投入,节约 建设资金。3.为省级、地市级电大加快发展提供契机。同 时缺点也是存在的:1.地域发展不平衡的现状会延续至国家 开放大学系统,使各地学习中心建设标准难以统一,且短期 内难以改变。2.部分区域的电大管理混乱、一些地市级电 大名存实亡,会影响国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的质量。3.若 旧有体制和质量要求没有根本变化,会使国家开放大学学习 中心名不符实。以第三条路径建设学习中心可以从根本上保 证学习中心的质量,但国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建设标准和评 估标准尚未出台,缺乏制度依据。此外实行准入和退出机制会导致政策执行成本高、费时费力,这些都是需要综合考虑 的因素。在建设国家开放大学这一新型大学的历史条件下, 需要我们今后工作以理论和制度创新为基石,深入研究和探 讨学习中心建设的最优路径,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二)学 习中心建设标准在《国家开放大学建设方案》中提及的“国 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设置标准”尚未确立,国家开放大学和 各省级电大还没有出台一个总体的学习中心建设规划和建 设标准要求,从国内学者现有研究看来,在论及此问题时多 是经验推断和设想,或借鉴教育部相关文件要求为主,综合 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场所要求必需的场地和辅助设施;人 员配备能力较强、经验丰富的管理、服务和技术队伍;教学 条件,多媒体网络教室、联网多媒体计算机(保证每6个学生 不少于一台,总数量不少于50台),视频投影、大屏幕电视、 不间断电源、双向视频教学系统等[5];能实现有效的学习、 搜索和传递信息、对教学过程进行监控与管理的教学软件;
技术支持硬件系统条件,卫星接收设备。教育部相关政策文 件中关于学习中心建设标准规定是十年之前制定的,随着信 息技术的进步和远程教育事业的发展,一些建设标准在当今 是否适用已成为需进一步探讨的问题。笔者认为应适时出台 适应终身教育发展和现代信息技术发展趋势的国家开放大 学学习中心具体建设标准,这也是今后业内学者的研究方向。

此外,现有研究还缺少对学习中心招生规模和人员配备的深 入分析,只能待今后的研究或管理实践中予以解答。四、学习中心评价研究 (一)国外相关研究2000年美国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颁 布了关于远程互联网教育质量标准相关文件,提出包含课程 开放和结构、学校支持和教学过程、学生服务和教师培训以 及教学效果检查七个方面共24条评估指标,用以监督和检查 各开放教育主持高校的办学行为,保证远程开放教育的质量。

此外英国公开教育联合会 BAOL(BritishAsso-ciationForOpenLearning)远程教育学 习中心质量评价指标,其中包含管理控制指标、利润指标和 客户满意度等指标,其指标可以为我国市场化运行的远程教 育学习中心提供一些参考。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署颁布的 《远程学习指南》中,指出了保证远程教育质量的六个要素, 从质量保障的角度来检查和评估学习中心的运行。总体来看, 世界上不同国家和地区建立远程教育学习中心时代背景和 要求不尽相同,加上各国因自身政治体制各异,导致其评估 的标准、方法也各有特色,在构建学习中心评估指标体系时 标准也不尽相同,没有固定模式可循。值得一提的是,各国 对学习中心的评估大多比较重视远程教育质量的保证,基本 都包含课程和资源的开发、教学过程管理、学生支持服务等 方面。(二)国内相关研究及实践目前我国国内对于各类学习 中心的评估尚未建立统一的标准,教育部2004年出台的《现 代远程教育校外学习中心(点)评估指标体系》是一份征求意 见稿,成为目前国内学习中心评估工作的规范和引导。其不足在于评估体系角度比较宏观,缺乏细化标准,因此不便于 实际评估时进行操作。参与远程教育试点的68所高校参照教 育部制定的评估指标体系,并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制定出各 具特色的指标体系来实施评估。总体上看学习中心评估标准 比较混乱,例如西南大学对其网络教育学习中心的评估指标, 包含指导思想、教学资源建设、教学过程、教学管理、教学 效果、队伍建设、特色与创新这七项一级指标。湖南省教育 厅组织实施的相关评估体系中只包含办学行为、机构人员设 施、教学管理及日常管理这四项一级指标。2010年北京市教 委对北京地区44所远程教育学习中心(含北京电大和其他普 通高校等单位所属学习中心)的评估,是教育行政部门主导 的一次较全面和系统的评估,本次评估对教育部相关指标进 行改良和细化,从而使其更加详细和可操作,是一套较成熟 的指标。此外,2004~2007年教育部组织了对中央电大开放 教育试点项目的中期评估,这是针对广播电视大学系统的专 项评估。评估涉及面广,经历时间长,并制定了较全面的指 标体系,其评估的成果可以为后来的各项工作提供借鉴。从 目前对学习中心的评估实践来看,呈现出以下特点:1.从评 估主体看:一是教育主管部门对所属行政区域内远程教育学 习中心开展的评估,二是远程教育试点高校对其下属校外学 习中心开展的评估,都是自上而下的行为,委托第三方开展 的评估基本没有。2.从评估方式看:主要是学习中心自我评 估和专家评估相结合的方式。3.从评估流程看:大体分为三个步骤,首先学习中心自我评估,撰写自评报告和相关调查 表;然后专家实地检查、召开座谈会等;最后专家组根据评估 指标打分,出具评估意见。4.从评估指标看:教育部制定颁 布的指标体系较权威,北京地区和中央电大系统评估指标体 系更为系统,选择有代表性的指标进行阐述(见表3)。在京 现代远程教育校外学习中心评估指标体系,共分三级指标, 有6个一级指标,16个二级指标,49个三级指标。指标体系 满分为100分,评估总分=∑(一级指标得分×一级指标权重)。

此外该指标体系还列出了各个具体指标的判断标准、计算口 径、具体评估方法,申报内容包含具体方面、评估的佐证材 料等,是一套较成熟、可操作和借鉴的指标体系。5.从学 习中心评估结果看:目前对各类学习中心的评估结果,暴露 出一些问题。首先从硬件建设方面考查,郭��等(2010)参 与的北京市教委对京内44所学习中心调查,以及丁新等 (2006)对广东地区176所学习中心的调查都表明,像北京、 广东这样经济发达地区,在办学环境、教学场地、教学设备 等硬件设施方面,学习中心基本能达到评估指标的要求。从 学习中心的运行和管理来看,各类学习中心在主办校与学习 中心的职责分工、学习资源应用指导、实践教学指导、对学 生的学习评价和从业人员的专业水平等方面与理想指标还 有一定的差距。(三)启示教育评估是督促学校办好远程教育、 提高教学质量的一个有力工具,这符合国际上高等教育发展 的趋势。目前在实际运行中,中央电大对所属教学点没有形成评估制度,是通过教学点的教学检查、年报年检和专项检 查制度来发现问题并改进。目前国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评估 的相关标准尚未出台,在今后的研究中,须针对我国现代远 程教育在教学、管理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借鉴现有研究成果, 研究和制定出适应本国国情和教育发展水平的评估标准,从 而促进远程教育质量不断提高。此外,对于评估的主体,是 由国家开放大学总部直接对办学系统中第三级的学习中心 进行直接评估,还是由国家开放大学分部对其进行评估;在 学习中心的评估方式上,是全面评估还是针对某一领域的专 项评估或两者相结合;自评与他评相结合的多种评估方式在 实践中如何具体应用,以期摸索出一套既可以突出重点又能 节省评估成本的方式。对于以上的种种问题,都需要在以后 的相关研究中不断深入,并在具体管理制度中予以明确。

五、总结与未来研究方向 通过对国内学者相关研究的分析,可以看出对于该问题 的深入研究总体上数量不多,很多具体问题的研究还有待继 续深化。基于该领域的研究现状和面临的现实问题,提出未 来可能的研究方向:(一)远程教育及国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 设置标准研究,以此明确国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的准入标准, 统一细化和明确总部、分部地方学院和学习中心的职责分工, 并出台相关管理管理办法。(二)远程教育及国家开放大学学 习中心评估工作的研究,包括评估指标、评估方法、标准以 及相应的管理办法,探索以评估来促进学习中心的长远发展。(三)国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建设的长效机制研究。国家开放 大学在成立后,应继承和发扬原有电大系统的优势,进一步 总结有效的经验,同时也要进一步吸取教训,在学习中心的 学科建设、教学模式、微观管理等方面做出深入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