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宪法监督司法化(16)国家法、宪法论论文(1)】 属于司法机关监督宪法实施的国家

发布时间:2019-09-19 06:56:53   来源:企划文案    点击:   
字号:

论宪法监督司法化(16)国家法、宪法论论文(1)

论宪法监督司法化(16)国家法、宪法论论文(1) 但是,正如我们在探讨宪法监督司法化发展前景所说的那样,西方宪治发 达国家对“司法审查、宪法法院和宪政院的研究尤其持久和精细”,我们可以借鉴、 移植、吸收它们的有益的经验、理论和其他成果,并在理论上需要更新观念、锐 意进取,以迎接挑战。当然,这不是去挑战别人,恰恰是挑战自己。需要在思想 上勇于破除旧观念,研究和有选择地接受新观念;
在宪法制度上要锐意进取,勇 于创新。勇敢的向自己挑战,这是能否在中国建立司法化宪法监督制度的关键所 在。不用说,这需要学界同仁共同努力,任重而道远。

3、结语 总之,宪法监 督司法化的发展势头,无论从长期的历史进程上看,还是从当前展示的广阔天地, 以及将来发展的远景上看,都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和旺盛的活力,彰显了其内在 的巨大价值和实际功效。这使我们想起了哲学上迄无定论的“大数定律”。所谓“大 数定律”,按法国著名学者彭加勒的话说,就是“偶然性的最高定律”。1据此,我 们认为,既然全世界绝大多数的政治家,无论是老牌的政治家,还是新兴的政治 领导人,或独立地或相互影响地广泛选择了宪法监督司法化体制,那么,这种选 择的“偶然性”就完全可以说达到了“最高定律”的客观要求。因而,我们倾向于认 定:宪法监督司法化已经或者说早就已经不是宪法监督司法化体制的“偶然性” 选择,而是宪法监督司法化体制带有很大规律性的选择了。换言之,宪法监督司 法化应当就是或者肯定就是最普遍意义上宪法监督司法化体制的“大数定律”。这 样的“大数定律”是任何立志实行宪治、走宪政之路的国家所不能忽视的,或许更 是不能也不应该回避的。这一不争的事实或许也表明,人类在建构宪法监督体制 的制度选择方面,因此或许真的没有无限的可能性和选择的随意性。

那么对于 我国而言呢?是在原来的宪法监督体制内继续徘徊还是痛下决心汇入世界的司 法化发展大潮中去?在我看来,如果这样继续徘徊,势必要付出错过选择最佳体 制和延迟宪政进步的代价;
如果选择后者,有望使中国在较低的宪政起点上很快 得到提升。大量的国外实践经验表明,在短期内实现体制的转型而取得明显成效 是完全可以到得到的,这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要达到这点,当然需要政治上的 睿智、勇气和决断,也许要在宪法学术上取得更深入、更科学、更有说服力的研 究。

1这个统计数字及司法审查的统计数字均出自拙译:[荷兰]亨克·马尔赛文· 格尔·范德唐:《成文宪法的比较研究》,陈云生译,华夏出版社1987年10月版, 第103、106页。需要说明的是:该书是1987年出版的,有关的统计数字早已不能 反映今天实际情况了,这里只是作为历史的记录和现在的参考。在国内最近一些 年的有关专论中,也曾出现一些新的统计数字,但遗憾地均未标明出路。为防止 以讹传讹(以前学术界常存此现象),本著宁愿用上述过时的统计数字,盖因其真实可靠罢了——作者注。

[美]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 邓正来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318页。

3参见陈云生:《宪法监 督司法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1月版,第303—352页。该理论认为,公民 基本权利的宪法规定,在私人的法律关系中也应该具有“绝对的效力”,除了国家 权力(立法、行政及司法)外,在私人之间也应当适用。

4参见沃尔特F莫菲:
《宪法、宪政与民主》,载宪法比较研究课题组编译:《宪法比较研究》3,山 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7月版,第26页。

5参见[美]路易斯亨金:《宪政与权利》, 郑戈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6年12月版,第54页。

6国内宪法学界专门就 此问题进行探讨的极少。就笔者所知,目前公开发表的论文仅有2篇。刘嗣元:
《宪法监督司法化若干问题的理论探讨》,载《法商研究》2009年第3期;
李树 忠:《论宪法监督的司法化》,载《政法论坛》2009年第2期。——笔者注 7参 见陈云生:《宪法监督司法化》,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年1月版,第154—194 页。作者对各种支持和反对“三权分立”理由进行了详细地论述。

8关于全国人大 常委会是否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在学术上存在争议,这里不予讨论。——笔者注 9参见拙著:《民主宪政新潮——宪法监督的理论与实践》,人民出版社1988年 12月版,第255-256页。

10[法]彭加勒:《科学的价值》,李醒民译,光明日报 出版社1988年5月版,第14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