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司法审查制度的传播(1)论文 司法审查制度

发布时间:2019-09-19 02:25:07   来源:写作指导    点击:   
字号:

论司法审查制度的传播(1)论文

论司法审查制度的传播(1)论文 [论文关键词]司法审查制度;
宪政;
传播 [论文摘要]司法审查制度以其所 体现的独特价值,现已成为宪政制度涉及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并被世界上越来越 多的国家吸收利用。而在历史上,司法审查制度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经历了两股 浪潮,一股出现在一战后的欧洲,另一股出现在二战的轴心国。根据各国接受司 法审查制度的不同原因,可分为美国直接影响型、保护少数人利益型和作为保障 新的权利法案的制度型等类型。

一、问题的提出 在21世纪的今天,司法审查制 度作为宪政的重要一环已被世界所公认。但它是怎样一步一步从世界范围内建立 起来的呢却少有学者去探究。直到20世纪初,作为宪政重要一环的司法审查制度 还仅仅是一种美国现象。在美国,最高法院通常决定州的法律与联邦法律或联邦 宪法是否一致。与英国或其他英国殖民地相比,美国的司法体系有其独特性,即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为一个合法的机构,其行为的合宪性是被国会所承认的。美 国当代法学家伯纳德·施瓦茨指出,美国对人类进步所作的真正贡献在于发展了 以法律制约权力的思想。本文将追溯历史,将世界范围内司法审查制度被接受的 过程作一探讨。

直到1920年,只有少数的几个其他国家——几乎全部在拉丁美 洲(如墨西哥1917年宪法)和北欧(虽然1814年挪威宪法没有规定司法审查制度,但 在1885年至1930年间,挪威最高法院判决多项法律违宪,类似的还有丹麦和瑞典) 采纳了司法审查制度。这些国家都在美国l9世纪中期的宪政理念影响之下,把司 法审查制度纳入了自己的宪政体系之中。

第一股接受司法审查制度的浪潮,出 现在一战后的欧洲。那些战败国在颁布了新的宪法的同时,也建立了司法审查制 度。战后第一个引入司法审查制度的国家是捷克斯洛伐克,尽管这个根据1920 年宪法所设立的宪法法院从未对违宪申诉做出过任何有效的判决,并且在1938 年就解散。在奥地利的著名法学家Hans Kelsen教授的指引下于1920年建立的奥地 利宪法法院,相比之下就是一个更为显著的标志。这也是宪法法院这一为监督和 保障宪法实施而设立的专门机构首次在历史舞台上出现。1920年奥地利宪法清楚 地确立了他们自己的关于宪法法院被赋予至高的、可以宣布与宪法冲突的法律无 效这一原则。

这样,在二战开始之前,司法审查制度主要存在于西半球,并且 只在美国起着鲜明而积极的作用。司法审查制度就是为了实现法律对权力的有效 制约而产生的,所以,有学者说:“美国对宪政理论的独特贡献是司法审查制。” 然而,从1945年开始,建立司法审查制度的另一个浪潮来临了。

第二股接受司 法审查制度的浪潮是从二战后的轴心国集团开始的。日本政府的新宪法草案根据 明治宪法第73条规定的修宪程序,经过枢密院、众议院的议决,由裕仁天皇于1946 年11月3日正式颁布,次年5月3日施行。《日本国宪法》在国民主权原则的指导下,确立了三权分立的原则,为保证宪法的实施,在第81条明确规定了违宪审查 制度”。这份宪法明确地授予了最高法院决定任何法律、命令、规则或官方文件 的合宪性的权力。1949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宪法的颁布标志着联邦德国接受了独 立的司法审查制度J。从此以后,德意志联邦宪法法院和美国最高法院一起在过 去的半个世纪中给人们留下了许多重要且令人感兴趣的裁决,它们也由此成为了 世界上最积极的宪法法院。意大利是轴心国集团的第三个成员。1948年意大利宪 法明确承认了建立司法审查制度的必要性,在其1848年宪法第73条中规定:“对 国民全体有解释宪法权者惟立法权。”1956年宪法法院的建立更是将司法审查制 度落到了实处。

司法审查制度还渗入了东欧的前社会主义国家。前南斯拉夫就 曾在1962年创建了宪法法院。依照1974年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宪法的规 定,南斯拉夫宪法法院由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议会选举的院长和13名法 官组成。从每个共和国选两名成员,从每个自治省选一名成员,参加南斯拉夫宪 法法院。南斯拉夫宪法法院的院长和法官选举产生,任期8年,并不得再次当选 担任南斯拉夫宪法法院院长或法官的职务“如’。捷克斯洛伐克则在1968年设立了 宪法法院,并且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都把这个制度保留到了今天。但是,东 欧接受司法审查制度主要还是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东剧变以后, 如匈牙利在1990年,罗马尼亚在1991年,拉脱维亚和乌克兰在1996年分别设立了 宪法法院。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俄罗斯在1991年创建了宪法法院。它曾经否决过 要求俄罗斯的公民 在预定好的国际旅行中必须携带护照的法律。

同时,在地球 的另一边,建立司法审查制度的浪潮也在不断蔓延。当1947年印度从大英帝国的 统治中独立出来之时,印度的宪法制定者们就规定可以对侵犯人民的基本权利或 是国家权力的法案进行司法审查。最终,印度于1950年通过了新宪法并确立了印 度最高法院的司法审查制度。

二、各国接受司法审查制度的原因分析 (一)美国 直接影响型 这种类型的国家包括19世纪后半叶刚取得独立的拉美诸国以及二战 后的轴心国(日本、德国、意大利)。出现这种情况的一种解释是由于美国的权力 和威望。拉美各国在进行独立斗争的过程中都接受了美国的各种援助,此时它们 接受司法审查制度更多是出于讨好美国以换取更多援助的关系,实际上此时它们 的司法审查制度只是一个摆设。在整个19世纪,欧洲人理所当然地认为美国是文 化和知识的穷乡僻壤,并且很少有欧洲的法律思想家对美国的法律和宪法惯例投 入特别精力进行研究。但是,二战改变了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美国凭借其经济 和军队实力赢得了尊重。世界各地的学者通常在美国机构的资金和资料支持下, 开始对美国的法律、政治、宪法实践进行研究。并且,美国人开始对那些正在制 定宪法或是参与宪法制定过程的外国人提出一些建议。这在战败国日本、德国、 意大利身上体现的最为明显。

1946年的日本宪法,最初是由一个由美国人组成的委员会在美国驻日占领军指挥官麦克阿瑟将军的办公室里起草的,并且日本最 高法院的运行模式完全是照搬美国而来的。于是,我们可以毫不含糊地说,日本 是在美国思想家的引导和美国军队的阴影之下复制了美国的司法审查制度的。

(二)保护少数人利益型 这种类型的代表国家有印度、加拿大、比利时、南非等。

当1947年印度从大英帝国的统治中独立出来之时,印度的宪法制定者们就规定可 以对侵犯人民的基本权利或是国家权力的法案进行司法审查。然而,这一变化显 然不能用美国的威望或军事力量来解释。印度的精英们通常在英国的名牌大学中 被彻底地灌输了一套英国的法律、宪法和政治思想,并且对美国的经验知之甚少。

解放了意大利,又征服了日本和德国的美国军队,又几乎没有在印度出现过。因 此,以上的这些因素都不能证明印度是以复制美国的模型为目的建立司法审查制 度的。

对印度接受司法审查制度的一个更好的解释是这项制度可以满足一种重 要的需要——保护少数人的利益。印度有数目众多的少数民族和教派。从历史上 看,这些少数民族和教派长时问被占据统治地位的多数人所压迫,因此,印度就 成了一个经典的例子。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国家在20世纪后半叶走上了 与印度相同的道路一即运用司法审查制度来保持国家的和谐,以及少数民族、少 数教派和其他少数团体中公民的基本权利。

最近的一部为保护少数人的利益而 颁布的宪法就是南非宪法。当那些种族隔离制度的支持者们同意把权力交接给一 个由大多数南非的黑人选出来的政府时,那些占人口少数的白种人的权利必须被 新宪法所保护。南非宪法的许多机制都专为保护白种人的权利而设,并且保证白 种人可以在新的政权制度中继续享有牢固的权利。由于在司法审查的原则之下可 以很好地保护南非白人的所有权,所以这使他们感觉到自己不会在国家中变成一 撮没有份量的少数派,即便他们本身就是一群被分离和孤立的团体。

由此,这 种被美国最高法院所选择的、在马布里诉麦迪逊案中所表现出来的司法审查的信 条在二战之后终于得以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从某种程度上说,特别是对德国 和13本而言,美国的军事力量和美国作为一个运行良好的民主政体的名声推动了 司法审查制度的进一步传播。但是,另一方面,最高法院赋予这一信条保护少数 民族、少数教派、少数文化的权利的意义也推动了司法审查制度在20世纪后半叶 的传播。而这种意义,是我们在作为司法审查制度的起源的马布里诉麦迪逊案中 所找不到的。

(三)作为保障新的权利法案的制度型 这股司法审查制度在全球扩 张的浪潮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也许就在于那些仍旧信仰着法律至上的国家对于权 利法案的接受。这种类型的代表国家有新西兰、以色列、英国等。

新西兰就是 一个例子。1985年,新西兰的代理首相提议以加拿大的权利和自由法案为蓝本, 创立自己的权利法案以及建立美国式的司法审查制度。然而,反对司法审查制度 的声音也很大。最终,新西兰在1990年通过了新的权利法案。但是这个法案只具有普通法律的效力,并明确规定这个法案不能造成任何其他的法律规定的条款失 效。新西兰的上 诉法院遵守了这一限制,但其中的一部分法官仍然在保持某些 法律有效的前提下宣布它们是与权利法案相冲突的。这也让我们联想到了加拿大 的那些宣布法律不合宪的裁决。在这两个国家中,立法委员们在强烈的政治压力 下使他们通过的法律顺应正义的要求。在加拿大,是通过不能无视法官裁决的方 式体现出来的,而在新西兰则是废除相冲突的法律。这其中的不同之处就是,在 加拿大,立法机构必须对那些无视法院裁决的法律做出改变,而在新西兰,立法 机构则必须按照程序废除那些法律。加拿大和新西兰都是信奉法律至上的国家, 但是,与此同时,在事实上,法律已经失去那么至高无上的地位了。

英国也许 是法律至上主义最后的根据地,即使柯克大法官很早就曾大胆提出“如果议会的 行为背离人权和理性,那么普通法应对这一行为进行监督控制,并可宣布其无效”, 也没有改变法律至上主义在英国的地位。但即便如此,当英国的议会于1998年通 过人权法案后,司法审查制度也被越来越广泛地接受。如同新西兰的权利法案, 英国的人权法案并不能使与它相冲突的法律无效,但是这个法案却一样能指导法 官们从符合人权法案的角度解释法律,并且它也为法官们在保持法律有效的前提 下判决法律与人权法案相冲突的案例提供了可能性。

(四)其他 自从20世纪50年 代以来,许多其他的国家也因为其他的一些符合自己特定的政治需要的原因接受 了司法审查制度,而这些原因并不能简单地被归结为以上所被列举的几种。这样 的国家也不在少数,比如说法国、西班牙、瑞典以及东欧诸国等等。也许司法审 查制度之所以被这些国家所普遍接受是因为那些国家和地区都认为美国的经验 证明了这一制度在保持稳定的民主方面的积极作用。

三、结语 站在司法审查制 度传播的浪潮之中,从巨变之后的东欧到安逸平和的加拿大、从动荡不安的拉丁 美洲到种族对立的南非、从因循守旧的大不列颠到群狼环伺的以色列,你都能看 到这股浪潮冲刷而过后留下的丰沃土壤。回视司法审查制度的发展历程,很难简 单地说司法审查制度是好还是坏,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分析各国接受、实行司法审 查制度的原因是什么,模式是什么,效果又怎么样。把国家兴盛的希望仅仅寄托 在一种机械化的制度上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制度只能是在发现了需解决的问题本 质之后水到渠成的产物,它应该是视情况而定的,而不是为了赶时髦而生搬硬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