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教会大学的农业教育论文]大学教会我成长论文

发布时间:2019-09-18 21:55:47   来源:医院总结    点击:   
字号:

近代教会大学的农业教育论文

近代教会大学的农业教育论文 一、中国教会大学开设农业教育的缘由 20纪初,中国的教会大学广泛开展农业教育是基督教差 会内部和国际国内外部因素共同促进的结果,是中国农业教 育史上由仿效日本转向以学习美国为主的西方教育模式的 开端。中国教会大学开设农业教育是传教士传播福音的需要。

由于中国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保守的思想观念,给传教士 们传播福音造成了困难,因此传教士认为借助医药事业和教 育是最有利于接近百姓传播福音的途径,而在中国这样农民 占绝对多数的农业大国,农业知识是传教士与农民沟通的纽 带,他们需要教会大学提供一个学习农业知识继续深造的机 会。而且当时的中国还面临着严重的温饱问题,当百姓还在 担心下一顿饭能否吃饱的时候,没有人会对圣经的教理感兴 趣。相反,如果在这个时候传教士帮助他们提高农业技术、 改善生活条件,不仅可以解决农民的生活问题,使他们有条 件参与宗教信仰活动,还可以获取他们的信任便于传教。此 外,对于传教士来说,传授农业知识以及帮助农民改良农业 本来就是基督徒的一种善行。中国教会大学开设农业教育是 教会大学自身发展的需要。由于中国的教会大学主要是由外 国各差会建立的,并且直接套用了西方的教育模式,导致学 校与当时的中国社会脱节,洋化色彩严重,致使人们认为教 会大学是伴随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武力入侵的延伸,大多持排 斥态度。在教会大学开设农业教育一方面培养了大批具有农业专业知识背景的传教士,另一方面通过展览、演讲、印发 科技书籍、参与农业指导等方法不仅拉近了学校与社会的距 离,而且使基督教和日常生活的实际需要紧密联系起来,利 用学校的服务功能消除社会偏见,为学校的发展争取更广阔 的空间。此外,农业教育作为西方高等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 部分,许多具有农业专业背景的传教士在中国教会大学中切 实感到设置农业课程的必要,于是许多教会大学在这些教授 的号召下开办了农业教育。中国教会大学开设农业教育是资 本主义国家扩张的需要。资本主义的扩张表现在商品输出和 文化输出2个方面,教会大学作为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文化 入侵的工具,自然具备文化输出的属性,在中国教会大学里 开设农业教育不仅输出了西方的教育模式而且输出了西方 的文化观念,在潜意识里可以起到麻痹中国百姓的作用,以 便他们瓜分中国。这些教会大学毕业的学生以后很有可能对 中国产生重要影响,农科的设置就是在为未来影响中国农村 奠定基础,就像圣约翰大学校长卜舫济说:“我们的教育机 关,就是设立在中国的西点军校,正在训练未来的领袖和司 令官。他们在将来要对中国同胞施加最巨大和最有力的影 响”[1]。

此外,在教会大学里开设农业教育也是争夺农村势力范 围的手段,中国在资本主义国家的眼中具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拉近与农民阶级的关系,不仅可以倾销相关产品,而且可以 取得农民阶级的好感,用非暴力的手段抢夺农村势力范围。中国教会大学开设农业教育是基督教乡村建设运动的需要。

20世纪初,中国农业生产力低下,战乱不断和自然灾害使农 民生活困苦不堪,乡村遭受重大损失,农业生产发展缓慢。

教会大学中的许多传教士认识到中国农村问题的重要性,在 基督教大会上呼吁给予中国农村更多的帮助,例如1920年北 京美以美会百周庆典程序会议上的决定:“不但要为城市教 会训练牧师,而且要做出特别努力来为乡村教会训练牧师。

我们极力主张每个神学院都应有1个生产、农村经济、农村 社会学等方面的专家,并主张要使学生时时牢记这几门功课 与实际布道的密切关系”[2]。在20世纪20年代,随着教 会大学的本土化不断发展以及中国基督教乡村建设运动兴 起,教会大学的社会服务功能不断加强,对农村的责任意识 也随之增加,这些因素都促进了教会大学农业教育的发展。

中国教会大学开设农业教育是当时中国社会的需要。19世纪 末20世纪初,国立学校中的农业教育兴起,但由于经费不足, 缺乏教师以及学校教育落后等原因,发展极为缓慢,迫切希 望通过学习西方先进的教育模式解决发展瓶颈。正是由于这 些原因促使教会大学从西方引进先进的教育模式开办农业 教育,继而培养大批合格的农业专业教师,同时也为教会大 学的农业教育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如1920年基督教教育 调查团在考察农业宣教会时发现,“不仅传教士和差会对农 业宣教会感兴趣,需要为这项工作而教育出中国传教士,而 且还发现国立学校和试验站不但调查金陵大学和岭南大学的毕业生,而且还确实从这些学校聘用工作人员”[2]。

此外,20世纪初是中国教育由效仿日本向学习美国转变的时 期,教会大学作为美国在中国的文化窗口,当国内出现对现 代农业教育的需要时,教会大学势必会把美国的现代农业教 育模式带入中国,这就需要通过教会大学首先在本学校内开 设相关专业,然后作为模仿对象传播至其他学校。

二、中国教会大学农业教育的历史作用 如金陵大学的农学院现今成为像南京农业大学等许多 农业专门大学的一部分,岭南大学农学院成为华南农业大学 前期基本的组成部分,还有许多其他教会大学的农业教学院 系在1952年高等院系大调整后都被并入其他大学,并继续延 续和发展着,这些农业教育院系所依托的教会大学虽然都消 亡了,但是他们为我国农业教育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是不可 磨灭的。第四,中国教会大学的农业教育提供了实践教学的 示范,加强了学校与社会的联系。中国教会大学的农业教育 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采用教育、研究、推广“三位一体” 的教育模式,其根本的动因在于学以致用,在实践中教学, 在教学中实践。而当时中国的国立学校基本上还属于经院式 教学,理论与实践得不到很好的联系,这种“三位一体”的 教学模式为其他学校提供了学习的范例,为加强中国农业教 育的实践教学起到了促进作用。另外教会大学的农业推广还 使学校与农村、师生与农民零距离接触,不仅消除了中国社 会和百姓对教会大学的隔阂,而且为教学科研提供了素材,“开辟了通向社会并为社会所认同的道路,同时也为社会的 发展与进步发挥了自己应有的作用”[5]。第五,中国教 会大学的农业教育帮助农民改善了生活条件。教会大学认为 “农业推广乃一种具有教育性之工作,旨在服务及教导农民 及其家庭经营农业,并协助解决农业生产及农村生活之一切 问题。……是以凡有关农业推广之设施,须以改善农民生活 为基本原则”[6]。他们利用演讲、展览、演示等方法把 先进的农业技术和改良的种子分发给农民,提高了农民的种 植技术和作物产量,通过农业推广间接改善了农民的生活条 件。如金陵大学农林科每年通过农业推广受惠的农民人数多 达10余万,在蚕桑方面每年分发优良桑苗10余万株,无毒蚕 种3万余张,极大提高了蚕农的收益[7]。除了帮助农民在 生活物质上的改善,教会大学的师生来到农村通过传播福音 以及先进思想观念,在心灵上也改变着农民。在看到中国教 会大学农业教育的历史贡献外,还应该看到它的弊端,这是 由教会大学的建立动因以及特殊属性决定的。教会大学归根 到底是为基督教服务的,农业教育拉近了传教士与农民的距 离,方便了基督教势力的渗透,而且从国家层面来说,是西 方资本主义国家文化入侵的重要途径,培养了一大批亲美份 子。从教会大学自身来看,由于受到治外法权的保护,长期 游离于国家掌控之外,而且与中国社会实际相距较远,其农 业教育模式不能完全适应中国,如中国农民识字率和人平均 土地要远低于美国,造成先进的农业生产设备无法在中国广泛使用。

三、中国教会大学农业教育的当代启示 从1914年在金陵大学开设农业教育到现在已近百年,虽 然教会大学已经在中国大陆消失半个多世纪,但是其农业教 育理念和办学方式等,都对当前农业教育的发展具有启示作 用。首先,理论联系实际,走产学研相结合的道路。农业教 育是一门高度强调实践的学科,但据研究表明,如今我国许 多农业高校的课堂教学与运用实践相脱节,科研成果大部分 不能在农村推广,科研成果的转化率也远远落后于国外,仅 有30%多一点,农业科技成果的转化和利用率都比较低[8]。

中国的教会大学在开设农业教育之初,就把教学、科研和推 广紧密联系起来,用先进的教育理念培养了一大批合格的毕 业生,并积极投身于农业科技研究中,提高了农业种植的成 功率,更加重要的是师生不仅在实践教学中帮助农民改良生 产方式,而且通过展览、演讲、发放教育宣传册等方式把科 研成果推广到农村中去,使大量的农民受惠。因此,当代的 农业高效不仅要有好的教学和研究成果,更要把科技成果转 化成实际生产力,走产学研相结合的道路。其次,优化专业 结构,提升教育质量。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产业结构的 不断调整,第一产业规模逐步缩小,这影响到了农业教育在 高等教育中的规模,传统农科专业学生占全国高校在校人数 不到3%,这就需要学校根据社会需求调整专业设置和招生规 模,提升教育的质量。中国教会大学的农业教育在开设之初都只设置了最基本的农科专业,随着与农民交往的深入,从 农民需求中发现课题,并随之调整专业设置。此外,教会大 学的农业教育还以严格著称,不仅严格筛选入学者而且在学 习过程中采用淘汰制,这也是为什么虽然教会大学的农业毕 业生人数较少但成功者居多的原因。最后,培养创新思维, 提高适应力。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教育对我国有着极 其重要的作用,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和教育体制改革的深入进 行,如今的高等农业教育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 这就需要强大的创新思维,根据实际不断调整和改变教育策 略,以便于适应当今社会的快速发展。中国的教会大学生长 于中国动荡的历史时期,农业教育的形成和发展也饱受外部 社会因素的影响,但是它仍可以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得益于 它具有创新的思维,使其适应历史的潮流。如农业教育成立 之初,面对中国学生基础知识薄弱等问题,建立了1~2年的 预科学习语言和基础知识,帮助学生适应大学的学习生活。